金融

贾跃亭已成时代弃子下一步或将被法拉第抛弃

2019-05-15 05:37: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刘步尘

贾跃亭堪称这个时代的神奇存在,他让人们看到,有时候自信和愚昧只有半步之遥。或许贾跃亭和他的乐视并无意于制造一场新版庞氏骗局,但事实上他做到了。

贾跃亭欲上演新版三过家门而不入?

上周,关于贾跃亭的依旧不断。

的有三个:

件是:9月12日,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向乐视发出关注函,称高度关注贾跃亭减持资金许诺实行情况,要求乐视及贾跃亭对相干问题进行说明,同时要求对贾跃亭还款的时间、金额、还款缘由,及贾跃亭是不是存在违背承诺的情形并说明理由,还要求乐视的保荐机构、律师分别对此发表明确意见。

事件的原委是这样的:

自2015年5月始,贾跃亭先后减持乐视股票套现57亿元(不含后来转让融创的60亿元),其姐贾跃芳自2014年1月底前后三次减持套现22亿元。自2014年至2015两年间,两人累计减持套现79亿元,承诺将减持资金借给上市公司作为营运资金。

据乐视相干公告,贾跃亭在2015年5月28日至11月28日之间减持不超过8%的乐视股份以缓解乐视资金压力,减持所得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借款期限不低于5年,早至2020年5月28日到期。

但是,乐视2016年财报显示,乐视当年分别优先归还贾跃亭、贾跃芳20.7亿元、9.7亿元,合计30.36亿。2017上半年,贾跃亭姐弟再度从乐视抽回资金4.35亿元。至此,两人借给上市公司的资金已全部抽回。

有人说:虽然监管部门下发了关注函,贾跃亭姐弟履行承诺的可能性并不大。

第二件是:9月14日,公众号顾颖琼博士说天下爆料贾跃亭正在办理美国信托文件,为其一个女儿留了750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五亿元,贾跃亭妻子甘薇是该信托基金取信委托人。顾还称,贾跃亭几个孩子将分别得到不同的信托基金,金额大概相当。

但是很快,贾跃亭妻子甘薇做出回应,称自己并没有一个名为Tiffany 的女儿,丈夫也不会蠢到用YT Jia这样的简拼来签字,造假时,麻烦把脑子带着,好吗?同时表示,造谣文件和无休止的黑文已给自己家庭和孩子造成巨大伤害,将通过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甚至谴责顾颖琼:利用别人孩子和家庭来造谣,博取眼球。这样睁眼说瞎话、伪造文件,你的良知不会痛吗?!

但是,故事并不简单。举证人顾颖琼在接受经济之声《天下财经》采访时直言:如果他们认为这份文件是假的,他们可以去法院起诉我。到时候我们可以看一下他们做的是不是假的。其实我之前就写过这些文章,如果他们要起诉我的话,一个月前就会起诉我。

当问他为何写那么多贾跃亭的文章时,顾颖琼说:我是在海外这么多年,我觉得他做的事情非常可笑。早在贾跃亭在美国召开发布会时,美国这边就直接说这是庞氏骗局。我觉得我们国家更需要实实在在干活的人,而不是一帮只想在这里割韭菜赚钱的人。

事实是,早在8月25日,顾颖琼即撰文称,贾跃亭目前在做两件事:一是申请美国绿卡,2是申请不可撤销信托。

目前,外界尚无法证实顾颖琼举证的真实性。但是,相对于个人诚信已跌至负值的贾跃亭辟谣,人们更愿意相信顾的爆料是真实的。

事实上,就在几天前,贾跃亭刚刚被全国法院系统录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央电视台在报导中直称贾跃亭兄弟已成老赖。

第三件是:9月15日,有人爆料在香港看到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并附上了合影照。

与贾跃亭上次(8月上旬)回香港乐视官方态度含混不清不同,这次乐视控股相干负责人明确表示,贾总的确回到了香港,此次贾总到香港主要有两件事情,一个是全力解决乐视非上市体系债务问题,进一步推进落实方案;另一个是为汽车业务尤其是FF的融资会见投资人,进行谈判。

但是,当媒体询问贾跃亭何时回国时,无论贾跃亭还是乐视控股均不作回答。

于是有友问:贾跃亭要上演三过家门而不入吗?

的确,如果贾跃亭是一个负的男人,他为什么回到国门口而不入?他到底畏惧什么?在他的汽车梦想面前,小债权人的痛哭果真可以不闻不问吗?

还有甚么比失去社会信任更可怕?

下周回国,已经成为公众贴在贾跃亭身上的标签。

法拉第公司真的到了一步也离不开贾跃亭的程度吗?

贾跃亭和乐视控股的每一次表达,都急切地向公众传递贾跃亭滞留美国是为了给FF(法拉第)融资。

关于法拉第融资,我们看到,今年年初时贾跃亭即对外公布法拉第将融资10亿美元,且很快到位;时间到了6月份,乐视对外释放的信息仍然是FF融资进展顺利,很快就有结果;直至今天将近9个月过去了,乐视对外传递的信息依旧是:贾跃亭忙于融资和汽车业务。

一直在融资,从来没结果。到底是贾跃亭根本融不到资,还是贾跃亭和乐视控股联手演双簧以拖延面对小债权人?

在我看来,别说FF(包括乐视汽车)难以融资,即使能融到10亿、20亿美金,也不意味着法拉第和乐视汽车成功在即,道理再简单不过:FF91尚停留在概念车层面,其实不具备量产条件,如果非要揠苗助长提前上市,等于给马路投放一个超级杀手。

换言之,贾跃亭要圆汽车梦,必须闯过两道难关:首先是融资关。乐视汽车及法拉第就像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太需要钱了,没钱进来就会饿死。其次是安全关。汽车和电子产品不同,它对安全性的要求不知高出电视、多少个等量级,一旦发生重大产品安全事故,将把拉法第或乐视置于死地,贾跃亭本人也在劫难逃。

所以说,切勿以为贾跃亭融到一笔钱法拉第离成功就近了,不是,还很遥远。

事实是,法拉第关就很难闯过去。殊不知,融资迟迟不到位,恰恰因为背后站着一个贾跃亭。由于贾跃亭一再用事实告诉人们:我根本不值得托付。大家都看得很明白,惟独贾跃亭蒙在鼓里。

追根求源,贾跃亭的失败,不是他亏了多少钱,而是他失去了人们对他的基本信任。

实事求是讲,FF91是一款不错的汽车(虽然设计稍显过度)。一款不错的汽车却始终找不到投资者,不是车出了问题,是人出了问题。

有人问得好:一个信誉完全破产的人你敢投资他吗?他造出来的车你敢买吗?他敢开你敢坐吗?

更何况,孙宏斌已经用事实告诉后来的投资者:投资贾跃亭就是我这样的结果。

什么结局呢?由于执意投资乐视(乐视、乐视电视和乐视影业3大板块),融创中国已经亏损近40亿元,并引发股东强烈不满。

本日之乐视和贾跃亭,比2017年初孙宏斌投资乐视时更加不堪,连绵不绝的危机事件,已让乐视及贾跃亭的投资价值跌至谷底。

贾跃亭走到今天,可谓咎由自取:一则过度自信,完全听不进去理性的建言,自信至病态地步;2则以蔑视规则、游戏诚信为荣,天真地以为自己强大到可以改写规则,动辄以颠覆者自诩,殊不知遵照规则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由于融资延续不到位,法拉第已经到了差不多穷途末路的地步。今年8月上旬,贾跃亭无奈之下决定抵押法拉第公司在洛杉矶的总部大楼,取得为期一年的1400万美元救命贷款,但是,这点钱对保持法拉第运转杯水车薪。

我基本上可以断言:如果贾跃亭不愿意放弃法拉第主导者位置,法拉第将持续难以取得融资,终只能停摆。现在挽救法拉第和FF91只有一个办法,即:贾跃亭卷铺盖走人,像让出乐视董事长那样让出法拉第主导者位置。从法拉第角度看,和贾跃亭捆绑得越死,越没有未来。

这里多说几句。

市场经济的本质是契约经济、契约精神,所谓契约精神就是言必信,行必果,即便自己吃了亏承诺的也要做到。

因此,诚信背后的逻辑是人品值得托付,产品值得信任。

我们衡量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指标之一就是看这个社会是否尊重契约,是不是恪守诚信。

古人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意思是一个人如果不讲诚信,这个人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一个人建立了诚信形象,当他身处困境的时候会有人向他伸出援手,由于他值得信赖,晓得感恩;一个人失去了诚信,当他身处困境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变成围观者,变成看笑话的人。今天,贾跃亭正是后者,不管他说甚么都没有人相信,人们乃至宁愿相信流言也不愿意信任贾跃亭。人生之悲哀,莫过于此。

更可悲的是,贾跃亭对此完全没有觉醒。虽自诩尽责到底,却对在乐视大厦昼夜坚守的小债权人视而不见。两次回到香港却不回北京,明显是刻意回避。这样的人到处找人谈投资,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我甚至认为,贾跃亭将事业重心转移到美国是一个愚昧的决定。须知,美国是世界上讲究诚信的国家,而贾跃亭身上恰恰贴着失信者的标签。

乐视电视销量已滑落至第二梯队,用户购买须谨慎

提起乐视电视,是因为919快到了。

9月19日是乐视自造的节日,此前叫乐迷节,今年为了与贾跃亭时代的乐视切割,改名叫919超级电视日。

和往年声势浩大的造势不同,今年的919前夕,乐视仅仅开了一场名为我们在一起的发布会。说发布会其实有点夸张,既没有发布新产品,也没有发布新战略,找几家媒体沟通一下而已。乐视CEO梁军表示,开这样的发布会,是觉得对不起老用户,过去一段时间让他们受惊了。会上,压根儿就没敢提今年919的销量目标。

乐视电视把安抚老用户放在位,折射出乐视用户流失严重。上不断有乐视会员反应,他们能看到的节目越来越少,很多节目都要二次收费,乃至有人说已把乐视电视当作普通电视使用了。

不过,梁军依旧没有忘记向外界传递信心,称乐视困难是暂时的,一定能走出困境。

实际情况并不像梁军说的那样轻松随意。据乐视致新离职人士提供的消息,乐视电视2017上半年销售惨不忍睹,销量可能还赶不上小米,全年700万台的销量目标铁定完不成,能卖200万台不错了,乐视电视已经滑落至互联电视第二梯队的水平。

往年乐视电视销量大增,很大程度上是烧钱冲销量的结果。今年,乐视缺的就是钱,不可能再走烧钱的路线,销量下滑在预期之中。

乐视患的是综合症,不是有钱就能治好它的病,公众信心、信任的恢复及重建,需要更长的时间,也困难得多。

现在看,贾跃亭发明的生态模式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笑话(有人说是庞氏骗局),它再次提醒人们:千万不要指望创造一个新商业模式,就能比别人跑得快,天下没有这样的好事;企业的较量,本质上是技术与产品创新的较量,很难想象阿里巴巴没有强大的技术基础会有今天。

因此,企业比拼的不是谁跑得快,而是谁跑得远。华为并不是一家跑得快的企业,但它一定是一个跑得远的企业。须知,华为是中国抗拒新商业模式的企业。当年,乐视曾经不知天高地厚第挑衅华为,今天,华为正在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而乐视已走到濒死的边缘。

2017年以来,乐视电视销量大幅下滑绝非偶然,两重因素叠加造成这一结果:首先是,2017年乃互联电视转折年,几乎所有互联电视均出现大幅下滑,乐视自不例外;其次是,乐视独有的危机事件,将乐视推向比其他互联企业更为艰苦的地步。

贾跃亭的沉浮告诉人们一个朴素的道理:一个企业不愿意在产品和技术上下功夫,总空想通过在商业模式抄近路走捷径,这个企业可能死得更快。中国互联电视企业,到了必须集体检讨并转型经营思维和产品思惟的时候。

宫颈炎的治疗方法
得了盆腔炎该怎么办
急性盆腔炎的症状有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