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特高压能否催生世界级电工装备制造商

2018-01-11 17:24:32

特高压 能否催生世界级电工装备制造商_中心_()

备受瞩目的国内首条特高压输电线路“晋东南-南阳-荆门1000千伏交流试验示范工程”于日前开工。在谈到特高压给企业带来的商机时,变压器、开关和继电保护领域的多家上市公司均一致表示,特高压项目本身带来的合同金额不会很多,短期内并不能给公司带来多少直接经济效益。

但上述公司同时也指出,特高压项目会拉动电公司加大对现有电的建设和改造投入,增加对相对较低电压等级输变电设备的需求。而介入到特高压项目中,可以大大提升公司的行业地位和技术水平,这对国内公司争夺除特高压之外其他电工装备市场的份额大有裨益。

而且,特高压输电技术是电技术的制高点。目前世界上其他国家也没有大规模商用运行的经验。我国此时选择发展特高压,也是提升国内电工装备制造业整体水平的一个良机。

原机械部副部长、现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特别顾问陆燕荪指出,通过特高压设备的研制实践,国内电工装备制造企业的试验条件和设计条件都将大大改善,从而形成国际一流的生产条件,有利于研究和掌握重大电工装备的核心技术,在国际竞争中形成独特优势。这不仅能够为我国电力工业发展提供坚实的支撑,而且将有力推动国内企业走出国门,实施全球化发展战略,为实现我国电工制造业的可持续发展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

十一五期间“蛋糕”有多大

特高压电被称为“电力高速路”,指由1000千伏交流和±800千伏直流系统构成的高压电。包括我国在内,目前世界各国普遍采用500千伏和220千伏电进行输电。与现有电相比,特高压电具有容量大、距离长、损耗低等明显优势,但其技术尚不完全成熟,且耗资巨大。

根据公开数据,到2020年我国对特高压电的投入约为4060亿元,其中交流为2560亿元,直流为1500亿元,除去工程建设、环境保护、搬迁等费用外,总投资的60%左右将用于设备投入。以此估算,设备投入约为2500亿元。

2500亿元这个看似庞大的数字,是对未来15年总需求的一个估算,其中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那么未来五年,我国对特高压的投入可能会是多少呢?

根据国家发改委日前下发的文件,同意先建设三条特高压示范工程,分别是国家电公司的“晋东南-南阳-荆门”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溪洛渡-向家坝”800千伏直流特高压和南方电公司的“云南楚雄-广州穗东”800千伏直流特高压。

其中,作为我国首个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晋东南-南阳-荆门”项目刚刚开工,线路全长约653.8公里,包括三站两线,动态总投资为60.7亿元,该项目预计将于2008年建成投运。而其余两条示范工程也有望于年内开工建设。

“作为试验示范工程,建成投产后可能还要运行一两年作为观察,因此,整个‘十一五’期间,估计也就这三个工程了。所以,特高压项目不会给我们产生多少直接的经济效益。”参与“晋东南-南阳-荆门”项目投标的某国内知名电力设备公司的总经理说。

高压电的主要设备包括变压器、可控电抗器、开关设备、套管、输电线路、晶匣管、换流变等一次设备,以及继电保护、电自动化等二次设备。以开关为例,从有关渠道了解到,“晋东南-南阳-荆门”在开关这部分的招标金额大概是10亿元左右,而这一块基本上是被沈高、西开和G平高这三大开关厂所把持。如果每个企业都获得3亿元左右的订单,平均到2007年和2008年中,每年新增的销售收入大概有1.5亿元。1.5亿元对于上市公司G平高(600312)来说,是2005年总收入的10%左右。

但是,如果这三个示范工程建成后运行正常,新项目将会接踵而至。

国家电公司表示,“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建成投运后,电将多方向延伸,包括晋东南-陕北、晋东南-北京和荆门-武汉,以及淮南-芜湖-浙北-上海。目前预计,“十一五”期间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建设线路将达4200公里。

大部分设备均需国产

6月20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就开展特高压输电试验示范工程前期工作发出通知,指出我国发展特高压输电技术的总体原则之一是突出自主创新。通知明确表示,我国发展特高压输电技术,必须走借鉴国外技术、经验与自主开发研制、自主制造、设备国产化相结合的道路。

“特高压交流设备除开关采用中外合作的方式研制生产外,其他设备均立足国内生产制造,并限定为内资控股企业。”在试验示范工程开工之前,国家电公司发布的一则消息终于为特高压装备和技术的国产化程度定调。

这意味着,除部分关键技术可由外方提供支持外,不允许外资及其控股的合资企业参与设备的研制和投标。三菱电机北京事务部一位人士无奈地说:“我们很希望参与这个工程,但是政策不允许。”

“除前苏联曾经搞了一条1150千伏特高压(现在已经降压到500千伏)外,别的国家都没有特高压输电商业运行的经验,所以这些外企也没有搞特高压的经验。国家这次不让他们介入,外方也应该没话说。”G许继(000400)副总经理姚武说。

据业内人士分析,除了外方也不具备生产特高压设备的经验外,近两年来我国输变电企业自主研发水平有了较大程度提高也是重要原因。据国家电公司副总经理舒印彪介绍,随着三峡电送出工程等一大批重点输变电工程的建设,我国设备制造企业的技术水平和国产化能力不断提升。目前,500千伏输变电设备已全面实现国产化,基本具备生产直流500千伏主设备和控制保护系统的能力。通过750千伏设备制造技术的引进和消化吸收,设备国产化取得重大突破,为特高压设备的研发和制造打下了良好基础。

还有业内人士猜测,或许是国家已经意识到,时间证明“以市场换技术”的模式并不成功。据介绍,多年以来,尽管一些外资企业也与国内企业成立了合资企业,但在合资的合同上对中方非常苛刻,多数情况下,国内企业并未通过合资掌握到相关核心技术。这次国家要求设备必须自主制造,只允许外方提供关键技术,是以“市场倒逼技术”。

为了给国产设备预留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据悉,国家不对特高压试验工程的工期提硬性规定,该工程不承担国家规划的送电任务,不强求在额定电压下满负荷运行。

家底是否殷实

目前全世界在运行交流电的最高电压等级为75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的最高电压等级为±600千伏,尚无商业化供货的1000千伏交流和800千伏直流特高压设备。那么,我国本土电工设备企业准备好了吗?

1年前,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和国家电公司曾组织专家到国内主要输变电制造企业进行摸底调研。据国北京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赵庆波介绍,调研结果显示,交流特高压设备立足国内,可以实现国产化;直流特高压方面,部分主设备和控制保护设备等完全可实现国产化;换流变等部分关键设备,可以走“引进技术、联合开发、合作制造”的路子。

各大输变电设备企业近日接受采访时,也大都拍着胸脯说:“技术上没问题。”而从有关专家处了解到,目前国内特高压输变电设备中,除了开关还存在技术难点外,在变压器、可控电抗器、套管、输电线路、晶匣管、继电保护等方面都已经不存在瓶颈。高压开关虽仍然需要通过“中外合作”的方式提供,但通过合作,新东北电气(沈阳)高压开关有限公司、平高电气将引进1000kVGIS的核心技术,而西安西开电气有限公司已经在自主研制1000kV双断口断路器。

那么在客户眼中,国内企业的技术实力如何呢?

国家电公司副总经理舒印彪在今年8月份介绍国内特高压设备研发能力时称,在变压器方面,G特变、G天威和西安变压器厂曾分别按照电力变压器的设计标准研制了特高压试验变压器,最高电压1200千伏,最大容量25万千伏安,已为西北750千伏示范工程提供了50万千伏安变压器及10万千伏高压并联电抗器,500千伏变压器的制造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在波过程计算、电场计算、端部出线设计、漏磁场计算、机械力计算等主要方面已有了成熟的技术和应用实例,具备了特高压变压器的设计和制造能力,可实现国产化供货目标。结合变压器的研发并考虑电抗器磁路设计等特殊性,三大厂制造1000千伏级固定式并联电抗器不存在难以跨越的障碍。

在可控电抗器方面,在国家电公司的组织和支持下,G特变和西变与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合作,已分别启动高阻抗和磁饱和两种原理500千伏可控高抗的研制。输电线路方面,特高压导地线、铁塔、金具、绝缘子等全部设备具备国产化供货能力,国内潜在供货厂商众多。

在开关设备方面,舒印彪说,国内沈高、西开和G平高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就陆续引进国外六氟化硫开关和GIS制造技术,已形成500千伏GIS、AIS的批量生产能力。沈高以750千伏示范工程为依托,引进了750千伏GIS技术,其核心技术源于1000千伏GIS技术。目前,国内三大开关厂已具备自主开发特高压AIS开关的能力。平高的特高压瓷柱式断路器已开始样机试验。

不过,尽管国内输变电设备企业的技术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并非国家电公司所有人士都对国货表示出信赖。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开关方面,江苏电至今还未采购过国产设备。

而某国内知名输变电设备公司的高管也道出了国内企业在另一方面的不足———工艺水平。“可能我们的技术和国外基本没有差距了,但我们的产品在工艺制造上一般要比国外的差。举一个例子,就是设备表面的光滑度上,我们就比不上人家。”

有报道称,为实现特高压装备国产化,国家前期投入的科技攻关和固定资产项目经费约为21.19亿元。其中,百万伏级交流输变电设备国产化总经费约为9.61亿元,±800kV直流输变电设备国产化总经费约为6.21亿元,试验条件投资约为5.37亿元。

抢占电工装备制造制高点

借机提升国内电力装备制造业整体水平,或许是上马特高压的重大使命之一。

一直以来,我国电力装备制造企业在与国际巨头的竞争中多处于弱势地位,究其原因,是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不强,缺乏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技术。而参与特高压工程,将促使国内电力装备制造企业在提高自身的创新能力方面积极探索,不断开发新技术、新工艺,并从硬件、软件各方面提升企业整体素质。

特高压输电技术是电技术的制高点。目前对于特高压输变电装备来说,几乎没有成功的商业化运行前例可供借鉴。中国的特高压电建设工程,将在输电距离、输电容量等方面创造多个世界第一。这无疑是一个提升国内电工装备制造水平的绝好契机。

对制造企业而言,具备特高压设备的供货能力与运行业绩,无论从企业自身的能力上讲,还是从客户的认知上讲,都意味着企业掌握了前沿技术,获得了相对技术优势,进而带来竞争优势。核心竞争力是企业独特的一组技能和知识的集合,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这种能力使企业能够长期保持竞争优势。

“发展特高压电是电工制造业培育核心竞争力的重大机遇,为设备制造企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对抢占国际行业制高点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G平高董事长韩海林说。

原机械部副部长、现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特别顾问陆燕荪认为,面对发展特高压这一重大机遇,国内输变电企业的积极参与将在实现技术升级、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提高企业管理水平、培养人才队伍、形成国际一流的生产与试验条件等方面受益。

陆燕荪表示,目前国际一流输变电企业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其主要竞争优势是技术水平高、产品质量精。这些国外企业在与国内企业合作或合资时,往往在高电压等级产品等关键技术上设置障碍,形成技术壁垒,以保持其技术优势,逼迫国内企业打价格战,低价、低水平恶性竞争,无力投入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发。我国特高压设备的自主研发成功将大幅度提升国内企业的技术水平。国内企业将打破技术垄断,真正在技术上与外商平起平坐

特高压能否催生世界级电工装备制造商

,走出“引进—落后—再引进—再落后”的怪圈。另外,在特高压设备研发中得到的技术,以及通过试验、计算、分析对设备性能的深入理解,和设备运行反馈的意见,必将推动厂商对常规750千伏和500千伏及以下电压等级产品设计的反思,从而优化设计,提高可靠性。

比如,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日本在特高压技术研发取得阶段成果后,立即开始应用有关成果,对低电压等级设备进行全面优化,在小型化、低损耗、低噪音、高可靠性、高性价比等方面取得重大进展。从这个意义上讲,特高压设备的成功开发与应用,除为潜在的特高压市场做好储备,占领市场先机外,也必将显着扩大国内企业在常规500千伏及以下电压等级市场的竞争力。

企业竞争的关键是产品及产品开发能力的竞争,一旦技术或产品开发有突破性创新,必然会赢来广阔的市场。我国的输变电设备制造业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弱势地位,根本原因是缺乏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技术,自主创新能力不强。陆燕荪表示,特高压设备的开发,将推动企业建立自主研发的组织管理机制和激励保障机制,提升企业开发产品的能力,促使他们在新技术、新工艺、新设计等方面积极探索,从而提高国内电工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实现设备研制、开发和生产水平的突飞猛进。

“通过特高压设备的研制实践,国内电工装备制造企业的试验条件和设计条件都将大大改善,从而形成国际一流的生产条件,有利于研究和掌握重大电工装备的核心技术,在国际竞争中形成独特优势。这不仅能够为我国电力工业发展提供坚实的支撑,而且将有力推动国内企业走出国门,实施全球化发展战略,为实现我国电工制造业的可持续发展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陆燕荪说。

上市公司影响几何

“全国能建多少条特高压,我们主要的市场还是在下面的支。”在谈到特高压给企业带来的商机时,上市公司无一例外地表示。

G天威总工程师张喜乐介绍说,首条线路大概需要8台特高压变压器和15台电抗器,产品价值大约为2.5亿元,目前项目处于前期准备和投入阶段。张喜乐表示,“参与项目招投标并不完全在于产生多少经济效益,更多的是标志一个公司的行业地位和技术水准,同时也有利于锻炼培养一支队伍。按国家电公司的规划,‘十一五’期间,估计将有4条特高压线路要建,这需要24台变压器。因此,实施好第一条线路非常重要。天威保变将就招投标拿出漂亮的设计方案。”

G平高总经理魏光林、G许继副总经理姚武和北京四方副总经理赵瑞航均表示,特高压项目会拉动电公司加大对现有电的建设和改造投入,增加对相对较低电压等级输变电设备的需求。而介入到特高压项目中,可以大大提升公司的行业地位和知名度。

“这对国内公司与西门子、ABB等外国企业争夺除特高压以外的其他市场,是大有帮助的。”姚武说。

而G平高的收获还不限于此。通过这次国产化的限制,G平高从合作方东芝那里得到750千伏和1000千伏GIS高压开关的技术资料,公司技术水平得到实质性飞跃。

还从有关方面了解到,“晋东南-南阳-荆门”项目共三个电站,国家电公司有意向把这三个站的设备采购,分别分配给各设备领域前三名的国内企业。而采用“平均分配”的初衷,是为了在试验示范项目中,更好地比较各个公司的技术和工艺水平。

不过,有一个问题将是这些国内输变电设备企业不得不面对的,那就是现金流。长期以来,由于电的强势地位,国内输变电设备企业往往只能接受先发货后收款的现实,而某些地方电公司更是拖欠货款,这令供货方的现金流入不敷出。今年半年报显示,G许继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1.73亿元,G平高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1132万元,G特变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尽管为正,但也比上年同期下降了38.5%。

“如果回款情况没有改观,将对我们是个考验。”某输变电设备企业高管说。

:陈亮

武汉癫痫治疗医院
怎么增高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癫痫病能完全治愈
吃中药治疗癫痫病
军海专科痫病医院怎么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