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生活死在了别人的地图里

2018-09-15 09:38:01

赵玲玲在这个家属大院,算得上个人物,她不但长得漂亮,老公小张也小有本事。所以她整天乐呵呵的,笑起来像银玲一样响亮。不过,人无完人,赵玲玲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爱攀比,谁家添了个新家具,哪个女人买了件新衣服,都是她最感兴趣的,但还好,这附近,就数她家添得最多了。

今天是周末,小张临时加班。所以赵玲玲就一个人出去逛街了,这也是她最大的爱好之一。

她来到本市最高档的商业区,但那里的东西实在太贵,就算她家的钱再多两倍,她也舍不得买,但看看总是可以的,起码能跟得上潮流嘛,而且市内也有很多仿货,她在这里看中的款式,在仿货市场,以三分之一或更低的价格就买到了。她一向很有经济头脑。

她站在LV的专卖店前,看着橱窗里的包包发呆,天啊,这一个包,要花她家三个月的积蓄呐,不过那样式,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她决定等一下就去买个仿的。就在这时,她看到一个穿着昂贵、时髦的女子正要进店,那女子看了她一眼,忽然停下脚步,她也觉得这女子有点眼熟,“你是赵玲玲吧?”那女子突然问,声音很熟悉。赵玲玲一下想起来了,“你是张晓,哈哈,好久不见了”赵玲玲激动的说,“是啊,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真巧啊。”张晓也说。原来,这张晓是赵玲玲同城、同班的大学同学,不过那时的张晓可没赵玲玲漂亮,学习也不如赵玲玲,可如今看她这身打扮,就知道她一定过得很好了,赵玲玲心里泛起一阵酸味。

“你也喜欢LV啊,我正想再买一个呢。”张晓说着,特地拉了拉她背着的包带,赵玲玲这才注意到,张晓身上,就背着一个呢。赵玲玲嘴里发苦,“是啊,正看呢。”“走一起进去。”张晓不由分说,就拉着赵玲玲进了店里。

赵玲玲本来想,不能在张晓面前丢了脸,干脆咬咬牙,花千把块钱买一个吧。谁知进了店才知道,放在橱窗里那些还算便宜的了,真正的贵东西,人家都是锁在里面的柜里呢,仟把块钱,在这里连条皮带都买不到,所以,她只有眼睁睁看着张晓试试这个,拎拎那个,而自己呢,连摸摸的勇气都没了,生怕摸了人家就非要她买似的。最后,张晓挑了一个最新款的。看着张晓面不改色的拿出卡,“刷”的一下,两万多就没了,赵玲玲的心突突的跳起来,心里又酸又苦。

那天,赵玲玲回到家就病了。

赵玲玲满脑子都是张晓:张晓用的昂贵化妆品;张晓穿的香奈尔连衣裙;张晓的LV;张晓那个城建局局长的老公……就连张晓的笑声,好像都比自己的好听。她越想就越觉得胸闷气喘,可越喘,她还越想。“唉”现在赵玲玲是看什么都不顺眼,一屋子曾经使她很满意的东西,都变得没一点情趣。

这天,赵玲玲无精打采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听到一条新闻:“本市城建局局长周长久,涉嫌贪污、行贿受贿,金额高达上百万,现已拘留审查,赃款大部分被挥霍。”赵玲玲一激灵,那不是张晓的老公嘛?啊,上百万都挥霍了,难怪啊,赵玲玲又想起张晓刷卡的模样。

不知怎的,赵玲玲的病,好像一下子就好了,她感觉自己又来了精神,想了半天,决定打个电话安慰一下张晓。她拿出张晓那天留给她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男人,她有些意外,张晓的老公不是应该在狱里吗。“喂,请问你找哪位?”男人问。“张晓在吗?我是她同学赵玲玲”赵玲玲说。“她不在家。”那个男人有些犹豫的回答。“噢,您能转告赵玲玲,给我回个电话吗?您是赵玲玲的父亲吗?”张晓忍不住问。“不,我是她爱人。”男人说,“我会转告她的。再见”男人不等赵玲玲再问,就挂了电话。

赵玲玲奇怪极了,难道自己听错了吗?不会的,她又仔细回想了一下,赵玲玲那天确实说她老公是城建局局长啊,还说她们现在住在很高档的别墅里,可惜那天张晓没给她留家里的地址。会不会有两个局长呢?她想。她是个很好奇的人,决心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可张晓一直没给她回电话。第二天,她实在忍不住了,特地跑到城建局去打听,城建局的门房告诉她,周长久已经被逮捕了,她又问周长久住哪里,可门卫也不清楚。

她只有无精打采的回家了,回到家,她又给张晓打电话,却没人接。她如坐针毡,突然,她灵机一动:当年毕业时搞了个同学通讯录,上面应该有张晓的。她赶紧翻箱倒柜的去找,还真让她找到了。还好她们同城,她立刻按上面的地址去找张晓。不过,她也不敢抱什么希望,那毕竟是十年前的地址了,但她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张晓的父母还住那里呢。

张晓原来的地址,是在一个很旧的小区。她敲门后,一个老太太来开了门,老太太惊奇的看着她问“您找哪位?”“请问,您认识张晓吗?”赵玲玲问。“噢,我是张晓的妈妈,您是?”老太太说。“我是张晓的同学,好久没联系了,来看看她。”赵玲玲兴奋的回答。“她不在家,您没什么要紧事吧?”老太太说。赵玲玲看老太太一副想送客的样子,急了,顾不上别的,赶紧把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老太太听了,长长叹了口气,说“请进来说吧。”

赵玲玲跟着老太太进了家,家里简单的摆设让她吃惊。但她一眼就看到赵玲玲那天背的那个LV包包挂在墙上,显得和家里的摆设格格不入,不禁疑惑的问“张晓也住这里吗?”“唉,是啊……”老太太接着讲述的事,让赵玲玲大吃一惊。

原来,周长久确实追求过张晓,可当时,张晓嫌他一没长相、二没钱,就拒绝了他,而嫁给了一个卖服装的私人小老板,刚开始,张晓确实过得不错,但随着竞争者的增加,他们生意越做越差,最后只有关门了。而这时,张晓却听说周长久当上了城建局局长,风光极了,一向虚荣的张晓,居然受不了打击,刚开始,只是整天唉声叹气,怨天尤人;后来胡言乱语,神情恍惚。经重庆红楼医院医生检查,她得了严重的臆想症,她把自己幻想成了城建局局长的老婆,更严重的是,她经常出去胡乱花钱,平时在家,她沉默寡言,可一出门花钱,她就容光焕发,跟换了个人似的。家里的钱都被她给折腾光了,可只要把她的卡收了,她就寻死觅活的。

“唉,”老太太讲到这,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说“我们每个月都战战兢兢的,只想她早点正常。现在,我们已经把她送到了重庆红楼医院的心理咨询中心接受心理治疗。”赵玲玲吃惊得讲不出话来,半晌才问:“那,她爱人呢?”老太太露出难得的微笑说“张晓最幸运的就是遇到她爱人了,她得病后,都是他卖房、打工来给张晓的银行还账,不然呐,哎。”老太太摇摇头,又接着说“不过,真难为他了……”

赵玲玲真后悔知道真相,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

竹纤维原料
陶瓷贴片电容图片
圣淘沙大厦社区实景-武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