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故乡的山

2018-09-14 17:01:56

故乡的山

    □ 陈月莲    游过风光旖旎的桂林山水,登过风景秀丽的青秀山,爬过绿树如伞撑天的西山……但无论我脚踏哪座名山,故乡的山都无法从我的眼眸中挥去。    故乡镶嵌在一个偏僻的山 里,故乡的山同根同脉,绵绵连连,犹如天然的项链紧紧地环绕着故乡,故乡的每一座老屋就像是一颗颗珍珠串连在大山的脉链上。斗转星移,故乡就像一个睡熟的婴儿甜甜地躺在山中那宽厚的怀抱里。    也许是开门见山的缘故吧,故乡有一个非常贴切的名字——坡 。如果没有向导的指点,陌生人是很难找得到的。记得小时候看电影《地道战》时我曾天真地问过老祖母:“阿婆,你说过,日本鬼子曾到这一带来烧杀掠夺,他们又那么凶残,你怎么能逃过他们的枪口呢?”老祖母慈祥地抚摸着我的头,自豪地说:“傻孩子,日本鬼子怎么能找得着咱们村呢?”那时,我还不太理解老祖母的话,待读过陶潜的《桃花源记》,才知道“世外桃源”这句成语,也才真正领悟了老祖母话里的含义,才知道故乡一点也不比“世外桃源”逊色。    山,是故乡的特色;山,是故乡的骄傲。它虽然没有山外的名山那样具有诱惑力,能吸引成百上千的文人墨客为之泼墨挥毫。但是,它能以它博大的胸怀接纳和养育着山里人,用它特有的磁铁般的东西,牢牢地吸引着故乡的祖祖辈辈,令子子孙孙默默地、毫无怨言地在那里繁衍生息。    我在故乡的山沟里长大,山给了我生命的乳汁,也给了我坚韧的品格。二十多年前,我在山 的复式班里读完小学后,又勇敢地沿着像鸡肠子一样从山顶耷拉到山根,又从山根挂上山尖尖的山路爬到大队学校就读初中。那时,我每天披星而出,戴月而归,整整爬了七百来次日出日落,二千八百多趟来来回回,后来才到了镇上的中学寄读。在中学里,我终于免遭了每天四次的爬上爬下,于是,晨听师教,夜读功课,几度寒窗,如鱼入水,尽情地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贪婪地吮吸着知识的乳汁。终于逐渐地使自己从一个黄毛丫头,成了一位国家干部。告别了故乡的山,走进了人群喧闹的县城。    县城的生活和工作使我无暇再顾及其他,每天三点一线,单位—菜场—家里,来回奔忙。但故乡的山却还时时使我魂绕梦牵。每次回乡,走近故乡的山,我总有一种喜悦,一种力量从心底油然升起。    我在心里默默地想:故乡的山养育了我,我是山的女儿!我爱故乡的山。    

手推车图片
爱家公寓样板间-青岛
顺丰纸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