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水乡小匠真爱

2018-10-30 11:30:14

水乡 小匠 真爱

小镇,滑腻腻的青石路上隐约覆着苍苔。蜿蜒的一条小河,洗菜、淘米、漂衣、出行,从早到晚甚为忙碌。不起眼的是那座残破的古桥,虽年久失修,但只要站在上面,还是会情不自禁地远望。这个水乡的一颦一笑,仿佛隔了千年的历史,浸润着古色,看着看着,让整个人都风尘仆仆起来。 从桥的这边上去,不多不少一十二步,便走到桥的中心。当年他是那样的青葱,穿一身干净整洁的粗布衣裳,走起路来脚下生风。赶去城里进木材。而她也正值青春,两条乌黑的辫子垂到腰际,面容姣好宛如桃花,回到乡下省亲。他和她在这座古桥上,擦肩而过,她那时并不懂得回眸一笑,他亦不敢回头再寻。他只不过是悦木轩的一名学徒工,一个小伙计,老实本分,靠手艺吃饭;而她,却是军官的女儿。 她光顾悦木轩,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南方多雨。下起雨来,总是缠缠绵绵,她来到店里买一把油纸伞。再次见到她时,他便有些恍惚,从小到大,面对的总是师傅的横眉,刻刀的冰冷,画笔的拙朴,即使见过女子,也是临摹扇面的时候,纸上陈旧的水彩。从来没有这样真切地亲近一个女性,他不免手脚局促,面红耳赤。她看着他的呆样,笑出声来。她临走时,他才慌忙说,请等一下,跌跌撞撞地跑到屋里,拿出一把纸扇塞到她的手中,腼腆道,这是我画的扇面,送你了。 她回到姑妈家,心里却满是他的影子,打开扇面,是一幅墨彩水图。起初她并来在意,可总觉得这番景象有些眼熟,推开隔窗,不免惊叹,扇面上的画作原来是小镇的临摹。旁边还有一行小字: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两个人就这样,私下里你来我往,通过纸笔传情,互诉衷肠。她送他一块帛,写满情思:他回她一幅画,都是依恋。江南夜晚的月亮,映在清泠泠的河水里,明晃晃的都要醉了。 她将要离开,临行前夜来到悦木轩,偷偷地告诉他。他听后一声不吭。她心里明白,他只是一个手工艺人,学成之后,也是辗转迁徙,四处漂泊,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他却说了一句让她一生都不能忘记的话: 我会去找你的。 后来,小镇传言,悦木轩的学徒跑了。这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师傅不置可否,却令手下进城进货的时候,多留点神,要是把他捉回来,定要扒皮抽筋。再后来,革命的浪潮席卷到城里,到处都是戴红袖章的红卫兵,喧喧嚷嚷,也就无人再打探他的消息了。 因为父亲的原因,她也受到牵连,被关押在冰冷潮湿的小牢房里,吃霉饭,喝冷水,更要命的是要整日面对激动的人群,她饱受折磨。突然有一天。她在人群中发现了他。他居然也打扮成了他们的模样,兴高采烈,耀武扬威。她心口处一阵疼痛。然而,到了晚上,轮到他值班看守她时,他却跑进牢房,从怀里掏出热乎乎的糯米糕给她吃。她将信将疑,却狼吞虎咽。他看着看着,泪如雨下说。我曾许下诺言。我会来找你的,外面发生了什么我不懂,我心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把你救出去。两个人抱头痛哭,彻夜长谈。 城里的情况摸清楚之后,在一个夜晚,又轮到他值班,他把她放出来,换上红卫兵的衣服,她身体虚弱,已经无法走路。他背着她一路发疯似的狂奔到火车站,把她塞上了北上的火车。她要他一起走,他却说,师傅那里还未了结,他虽无情但也有养育之恩,等完事之后我就去找你,记住,不管你到那儿。我都会去找你的。她咬着嘴唇,塞给他一个香包,就这样,她的身影模糊在无尽的夜里。 他回到乡下,给师傅磕头谢罪,师傅说,按契约办事吧。他留在店里,没日没夜做苦工,三个月做了30个精致的扇面,连师傅看后也连连称赞。之后,师傅命人打断他的左腿,以示决裂。疼痛难忍,他却一声不吭,嘴角处有一丝笑意,他可以就这样,没有牵挂地去找她了 他寻了她50年,未果,心灰意冷,做起了入殓师,给去世的人化妆。在70岁的时候,他觉得一个人漂泊多年,孤魂野鬼,也该回家了。于是重新回到了水乡小镇。一次,他受人之托,给一位辞世的孤寡婆婆化妆,当他的手掀开蒙在她脸上的棉布时,顷刻间,心就不可救药地碎了。那一回,他浑身颤抖,刚刚画好。就被眼泪冲掉。他画了整整一天。 他一生未娶,她终身未嫁。当他离开那座古桥蹒跚而去时,此刻的水乡,已不再是心里的水。【我要纠错】 :Jonna

商务净水机
贴机器
拖链电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