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土豆网王微语出惊人中国搭建Hulu模式比

2018-12-07 04:34:00

土豆王微语出惊人:中国搭建Hulu模式比联合国还难

土豆上线比YouTube早了一个月,但在其后的发展中,却没能像YouTube那样却越走越远。如今成立已经五年的土豆,面临着道路的选择:Hulu模式还是YouTube模式?

土豆CEO王微看好“坚持原创,坚持用户分享”的YouTube模式,并且语出惊人:“中国要搭建出一个Hulu模式比联合国还难”。

Hulu模式与YouTube模式之争

互联世界里的原创非常少,大多是复制与借鉴,连YouTube也不例外。

“YouTube并非一开始就那么火爆,直到2005年11月,在借鉴了Flickr的设计理念和分享模式,对站重新改版后,YouTube才进入爆发通道。土豆差不多也是在同时开始学习和借鉴Flickr。可以这么说,Flickr几乎是所有内容分享站的精神鼻祖。”互联分析人士洪波如此说道。

YouTube做得并不比土豆或者其他站更早,但它做成功了,由此也带动了国内一大批视频站的跟风与效仿,出现了一大批YouTube克隆站。

开放性视频分享模式,带来高人气却并不能带来收益。无论是YouTube还是国内的土豆、优酷们,都在不断“烧钱”却又没有找到更好的盈利方式。

苦苦熬着的一锅粥,就快熟了的时候,Hulu出现了。YouTube们就快实现盈利了,然而,风向却变了。

2008年,当刚上线时,并没多少人看好这家由美国集团(News Corp)和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共同投资创办,具有传统内容商“官办”意味的视频站,但不可否认,它为视频站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可能性。

“的出台,可被视为媒体大鳄们对YouTube的一次公开回应。”洪波说道。

Hulu与YouTube两种模式的差别非常明显,脱胎于传统媒体的Hulu模式保证了节目内容的正版化,给企业广告的投放营造了良好的环境;YouTube模式以用户分享为主,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

Hulu 模式“可控”的特点,再加上2009年底以央视为代表团的国家队的高调亮相,使得视频站纷纷转向Hulu。

去年底,酷6斥重资大举购买正版影视剧,重点发展旗下的“Hulu业务”,今年3月,百度挖来互联人士龚宇,以Hulu 模式为主的百度视频站奇艺正式上线。

照搬美国模式都不成功

3月18日这天,土豆CEO王微穿了一件白衬衫,出现在土豆举办的2010土豆印象节倒计时30天发布会现场,“照搬美国模式都不成功,”在谈及当下视频站的“Hulu热”时,王微强调,中国民的视频需求和美国民并不一样。

“美国观众只想看美国的节目,所以几家媒体可以提供绝大多数美国观众想看的内容,而中国观众想看到美国、韩国、日本等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内容。”王微说,“中国要搭建出一个Hulu模式比联合国还难。”

事实上,土豆早有Hulu模式,并且一直在发展,2008年,土豆就推出高清正版频道“黑豆”。

“商业模式决定了不管是纯粹的Hulu,还是纯粹的YouTube,在中国都是行不通的。” 王微强调:“我相信用户创造价值,在土豆中,用户贡献的内容一直占到八成比例,用户分享视频仍将是土豆的主要部分。”土豆是“两条腿走路”,把土豆打造成一个“Hulu与YouTube”的结合体。

王微表示,土豆2010年在内容建设上将进行巨资投入,规模超过1亿元。在内容正版化计划中的影视剧引进,所谓的“Hulu业务”方面,王微表示:“凡是市场上有的,我们要全部拿下”。

土豆向左、酷6向右

盈利,是站生存的关键,模式之争的背后,其实是盈利之争。

更看好“用户创造价值”、对“Hulu模式不看好”,王微这番言论一出,即有人对比酷6大举进军正版影视剧,高调走“Hulu模式”的做法,认为“土豆向左、酷6向右”,视频站开始“分道扬镳”。

事实上,土豆和酷6应该都属于“混合派”,做“Hulu与YouTube”的结合体。只不过,土豆更注重用户原创内容,占80%,而酷6更注重“Hulu业务”。

完全只做YouTube模式的国内视频站已经不多,从YouTube模式中坚持下来的几大站,基本上都成了“混和派”,而完全只做Hulu模式的,开始增多,包括央视、后期加入的百度奇艺,以及早前已经上线的上海文广、凤凰等。

到底那种模式更有前景,视频站应该采取那种生存术?

曾有消息称,美国Hulu已经开始盈利了,但3月4日的消息表明,由于在广告收入分成方面的分歧,美国喜剧中心频道将“乔恩 斯图尔特每日秀”和“科尔伯特报告”两档很受欢迎的节目撤下了Hulu。

由于无法获得足够的收入以支持开支,Hulu目前面临着困境,因为通过络广告获得的收入无法与电视广告相比。

而3月6日,花旗集团分析师马克·马汉尼(Mark Mahaney)则称,2011年谷歌旗下YouTube视频部门的营收可能接近10亿美元。Hulu模式、YouTube模式,谁将胜出,未来仍不可测。就算“结合两者的混和派”之土豆和酷6,也各有侧重,各有自己的路数。

“Hulu是传统媒体公司内的开明人士,面对‘被革命’的命运所作出的有限反应,其根基仍然建立在对内容制作和传播的控制之上。而这种控制,终将被YouTube革掉性命。”洪波表示,“在中国的视频站中,土豆和优酷是阵营。视频站盈利已经没有悬念,谁能坚持下去,谁就能赚钱。”

易凯资本CEO王冉则认为,Hulu已经暗示了未来竞争的焦点—版权,即未来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不是带宽、不是技术、甚至也不是流量,而是对正版内容的低成本获取和垄断,是同版权方建立起来的长期的、排他的、彼此拥有信任的合作关系。

何去何从,视频站的格局之争,今年仍在继续。

广州股票开户
回收树脂
铝合金异型材定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