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昏迷少女遭遗弃背后的真问题

2018-10-31 13:33:19

昏迷少女遭遗弃背后的真问题

小黎次被丢弃的沟渠,位于高公镇和前李村之间。

从安徽亳州市涡阳县城到高公镇前李村一共30多公里,这30多公里的回家路,18岁的小黎(化名)至今还没有走完。3月11日下午她踏上回家路,遭遇歹徒、被殴打遗弃。当地警方发现后,将她当成流浪女送走,地方民政部门的司机再度将她遗弃。直到太和警方发现她,她才得到抢救。然而两个昼夜的折磨,让她至今处于生死边缘。(3月19日 东方)

河北安国中医院遗弃流浪女事件、湖南新田县中医院遗弃伤者事件犹言在耳。安徽涡阳县又传来警察与民政部门“接力”遗弃受伤少女的消息,令人愤怒不已。少女遭遇歹徒殴打、遗弃,警方接警发现受伤少女后,不立案调查,不查看伤情,不联系医疗机构救治少女,想当然认为这是个冻死的流浪女。草率地通知民政部门“收尸”,将皮球踢给民政部门。与警方一样,民政部门工作人员到场以后,不顾“她好像没有死,还有气”的群众议论,将受伤少女装进灵车遗弃到邻近的者期待,相关部门查清并公布事实真相,悉心受伤少女,处理好善后事宜,依法追究相关人员法律、纪律,给伤者家属与公众一个交代。

但是,值得反思的是,警方与民政部门为何要遗弃受伤少女而且是扔到邻县呢?在此,我想说一则旧闻:据《楚天都市报》报道:一辆载有3名智障人员的湖南牌照农用车,在湖北被民警拦下——湖南岳阳县民政救助站在湖北境内扔弃流浪智障人员,慌称送其回乡。更早的例子也有:陕西宁陕县广货街镇民政干部谌太林,为了迎接上级卫生检查,将一名重病流浪人员扔到柞水县黄花岭,致其死亡。

跨省、跨县扔掉,这就是民政部门对流浪者的工作态度。警方把受伤的疑似流浪女交给当地民政部门,民政部门会接招吗?涡阳县民政部门把受伤的疑似流浪女扔到邻县,与其他两例民政部门扔乞丐的例子何其相似!

因此,值得追问的是,扔疑似流浪女仅仅是警察与民政工作人员的吗?当地政府对受伤少女两度被遗弃又该承担什么?我们是否该反思救助制度上的缺陷?孙志刚事件以后,我国已经把对流浪乞讨人员的收容遣送制度改成了救助制度。从收容到救助,是一种人性化的制度转变。但社会救助立法呼之不出,救助机构的配套设施还不健全,救助资金短缺的问题并未解决。

宁陕县民政干部扔乞丐被曝光以后,当地官员曾解释:“街上经常会突然出现一些流浪人员,都是邻县民政局扔过来的。他们再将流浪者扔回去或扔到其他县。”原来,流浪人员的命运除了自生自灭以外,就是被遗弃!即使警方把受伤少女送到医院或者与民政部门做了交接,少女的命运又会如何呢?如果没有舆论压力与上级指示,如果联系不上少女的家属,如果救助资金找不到制度出口的,受伤少女仍难逃脱自生自灭的命运。

如此看来,警方与民政部门扔受伤的疑似流浪女除了心缺失、草菅人命以外,其根源是救助体制不完善,保障制度出了问题。如果没有健全的问责机制、救助机制与专门救助基金做支撑,如果没有政府兜底,即使流浪女暂时没被遗弃,她的命运依然悲惨。

受伤少女被当流浪女尸的背后,隐伏着不可忽视的社会危机。政府对“遗弃流浪女尸”事件不能查处肇事者了事,而应深刻反思。关注弱势群体的现实生活状况,完善救助体系,给救助资金安排制度出口,纳入地方财政预算,解除民政救助站与医院的后顾之忧,尊重包括流浪人员在内弱势群体的生存权利,政府责无旁贷。(叶祝颐)

(来源:国际)

数字录播一体机
垃圾车价格
喷雾加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