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待嫁的新娘

2018-09-15 10:46:32

十九岁的静静今年要出嫁。但静静没有喜悦,她的眼神游离,脸色苍白。

静静瘦瘦高高的,走路轻轻巧巧的,透着一股子落寞,长发用一根皮筋松松的系着,遮住了半边的脸颊,一个人的时候她才敢撩起,让那生活在阴暗角落的半边脸见见阳光,那是怎样的半边脸呀,深深凹进去,眼睑外翻,鼻子也因为兔唇的影响而变了形。

静静次看见镜中的自己时,吓得大哭起来,那年她5岁。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农闲时去拾荒,妈妈也曾为了静静跑过几次医院,但巨额的医疗费用,以它无比的前所未有的残忍击碎了妈妈的希望,毕竟,家不是妈妈做主,何况还有一个健全的弟弟要养活。因为兔唇,小小的静静吃东西时很费劲,是妈妈付出了她百分之二百的的母爱,让静静得以生存下来,对于妈妈,静静除了感激,更多是愧疚,她也不怪爸爸和奶奶的冷漠,生在这个家,她别无选择。小小的静静很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兔唇严重影响了静静的说话功能,静静真的人如其名了,安静,再安静,似一粒微尘,悄无声息的漂浮在人世间。该上学了,静静被爸爸领进学校,那么多穿花裙子的漂亮小姑娘像花蝴蝶一样飞来飞去,静静则向毛毛虫一样,除了上厕所,就是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默默的看着这个隔绝自己的世界。偶尔偶尔地,上自习课时,班长小猫在收作业本时,会温和地告诉静静要收作业了,问她准备好了没有。

小猫是静静的邻居,小小年龄很有男子汉的气概,上学前,他俩经常在一起玩耍,但上学后就很少在一起了,因为他们在长大,长大就会有长大了的思想,小猫渐渐疏远了他和静静的友谊,淡忘了静静。在不经意间感觉良心不安时,他就会借收作业本之际,跟静静说两句话,静静从来的反应都是淡淡的点点头。静静不曾主动找小猫说话,因为静静在学校从不说话,她的话连妈妈都要费很大的劲才能弄明白,她不想一次次涨红脸,看周围人鄙夷的反应。

每年的六一,会有集体交谊舞比赛,但那从来都与静静没关系,连又矮又胖的小胖都有份,紧身的舞衣让小胖更胖,但这也让静静羡慕不已,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拥有那向往已久舞衣,这个问题困扰了静静很久。小她一岁的弟弟上学了,静静终于可以近距离的触摸舞衣了,面料是软软的,很弹性的那种,弟弟拿回来舞衣,自个去玩了,趁这个空档,静静穿上了那身舞衣,镜中那个玲珑剔透的小姑娘有着黑瀑布般的长发的小姑娘,她凭借记忆,在翩翩起舞,她悄悄的旋转,旋转,她脸色绯红,感觉自己如那含苞待放的花蕾,在一点点的绽放。屋子太小了,静静有点兴奋了,一不小心腿磕在了床沿,疼痛使静静清醒过来,舞衣是属于弟弟的,弟弟见了肯定又要发火,静静以快的速度脱下,细心的叠好,放回原处。

小学六年,静静忍了六年,每年的六一活动把静静脆弱的心都要如玻璃般敲碎一次,无法复原,尽管如此,静静还是在亭亭玉立的长大。静静处处小心,忍让,但人类生来就有的势力行为,还是伤害到她,静静已经上小学5年级了,

冬天的教室很冷,那天静静起晚了,一个进教室,她是关上了门的,可风实在是大,不等静静坐好,门就被风吹开了,小胖大叫:“静静,过来关门。”静静没理她,小胖感觉很没面子,她走到静静跟前去拽她,静静以不变应万变,继续不理不睬,小胖恼羞成怒,她一把抓住静静的头发,静静疼的“啊”了一声,小猫早就看小胖平时飞扬跋扈不过,他飞起一脚,踢向小胖的手腕,这一踢,也太准了,小胖嗷嗷的乱叫,小猫是班长,自古弱肉强食,柿子捡软的捏,小胖不敢跟小猫硬碰硬,她抽泣着,威胁小猫:“让我哥收拾你。”静静不知道这短暂的安静后将会是怎样的暴风雨。小胖有一个更为强悍的哥哥,是学校里的一霸,静静担心极了。下学了,同学们各自走了,静静和小猫一前一后的走着,快到他们家的巷子口时,小胖的哥哥站在那里,他勾了勾他的食指,示意小猫过去,小猫毫无惧色,迎面走上去,小胖哥抬手就冲小猫打去,小猫机灵一闪身子,避开他的拳头,脑袋直冲大的肚皮撞去,小胖哥根本没把小猫放在眼里,没防备小猫回来这一手,他一个趔趄,蹬蹬向后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小猫伸出他的拳头,脸上冷笑着,冲小胖哥晃了晃,鼻子里哼了一声,可怜的小胖哥眼睁睁的看着小猫拉着静静离去,其实他的心里有点发怵,人真的不可貌相,这时的小胖哥在小猫的眼里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外强中干。下胖哥本来也就只大小猫他们一岁,充其量也就一个稍大点的孩子而已。小猫牢记了爸爸的话,不随便欺负任何一个人,只要有人胆敢无理来侵犯,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坏人们都是强凌弱,但并不代表他们本有多强悍。静静从来都不惹小猫生气,有好吃的他还给小猫吃,小猫觉得静静更像一只小猫,温温软软的,保护她,义不容辞。

小猫替静静揍小胖哥的事很快传开来,没人再敢欺负静静了,在小学的一年,天很蓝,静静的心很静,如一汪清池。

时间在飞逝,静静在长大。小猫和静静一起升入了县一中,那个学校在当地很有名,老师们个个都是精英。但是越有名的学校,花花哨哨的各种活动有就越多,静静和小猫仍旧一个班,他们的班主任解老师带他们语文课,普通话讲得很好,静静仍旧上课不回答问题,但她的成绩还是很好,解老师看静静的眼神是温和的,这让静静心里暖暖的。解老师作为特级教师的竞争者之一,他很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

《春》是解老师的不变的公开课,一有观摩课,解老师永远是信心满满,不厌其烦的重复这美丽的《春》。朱自清他老人家估计没有想到,多年以后,他的《春》能够享受如此的待遇:老师倒背如流,学生个个烂熟于心。在《春》的课堂上,老师和学生们配合得天衣无缝,谁回答那个问题,谁举手向老师提问,N堂课都是不二的人选,正如谎话说多了就会变成真话,不管现如今的春天如何的黄沙肆虐,大家都相信他们的春天就如先生的笔下描写的一个样,美的让人神魂颠倒,解老师更是使出他浑身的解数让《春》更加散发出它无穷的魅力,于是呀,校长也开始受到《春》的魅惑,一个报告上去,谢老师作为全县的特级教师,他的这篇《春》的演讲将被拍成电视,供全县的普通的老师学习和观摩。解老师春风得意,意气风发的报告给同学们这个好消息,末了,他很难为情的说,他非常的感谢同学们对他的支持,作为全县重点学校的重点班,生源已经超过国家规定的人数5人,作为老师,他爱每个学生,但,为了全县的荣誉,为了全校的荣誉,为了全班的荣誉,他希望他所念的这五个名字的同学,能以大局为重,在电视课开拍前,暂时先回家,他,解老师和全班的60名同学将会非常的感谢他们的配合。解老师用他磁性的声音,标准的普通话宣布了名单,静静知道自己难逃这一念,细心的她发现,在N次的《春》的演练中,只有包括自己在内的5名同学没有课堂发言,老师是早有预谋的,静静想。《春》在那年的冬天大获成功。《春》没有给静静带来春天的温暖,它以冬的方式深深伤害了静静,静静不再以这个重点班为荣,她感到了更深层次的耻辱。静静更安静了,她时常迷茫的看着窗外。小猫则帅帅的长大了,阳光帅气的不得了,沐浴《春》的阳光,小猫更加的意气风发,静静则像蚕儿一样,用茧把自己紧紧的裹起来。 时光仍旧在飞逝,初中三年的生活似乎在弹指一挥间就结束了。静静的心里,除了《春》什么都没有留下。

静静没有继续上高中,妈妈告诉静静,在乡中学读书的女孩子,初中毕业都去打工了,能够赚钱给家里减轻负担了,静静一时也描绘不出自己一味读下书去的似锦前程。于是,她听从了妈妈的劝告。辍学似乎没让静静感觉有多难过,静静去县城打工,小猫在县城读高中。静静拼命的干活,只有当她拿着比别人多的工资时,她的脸上才有隐隐的笑意,多久没笑了,不知道,也没有人在意。冬去春来,又是一年杨柳青,一个礼拜天的中午,静静感觉自己浑身软绵绵的,不想吃饭,头晕脑胀的,大夫说是重感冒。看完病在回单位的路上,静静感觉太累了,她在路边的柳树旁的石凳上坐下来,街上人来人往,静静将脸埋在两腿间,这样她感觉自在些。一阵熟悉的笑声从他身边掠过,静静抬起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和一个侧脸的如花笑颜的女孩正亲密地往前走,是小猫,他从静静跟前过,竟然没有发现静静,静静的心突然间疼了一下,是真的病态的疼,小猫,多久不见了?为什么这种场景会让静静感到心痛,心痛到她不能站起来,静静已经17岁了,这痛足足让静静躺了一个月。这痛也让静静窒息,但她不能呐喊,她在心里无数次的呼唤:“小猫,小猫,”但小猫如海市蜃楼般,静静需仰头看,可那份美丽却总是太短暂。 大病一场后的静静,苍白虚弱,人人都说生活是美好的,静静看不到美丽的影子,她时常想起那种叫做苦蔓的草,细细的茎,小小的叶子,花儿粉艳艳的:“那怕,哪怕让我变为苦蔓草,只要开花,我都很乐意呀。”苦蔓草虽小,可也美丽过,17年了,静静不知道自己靠什么活到今天,是一个模糊的念想,支撑她到现在。

岁月仿佛慢了很多,小猫考上大学走了,静静依旧安静的打工,直到有一天,妈妈说要给静静找个婆家:“嗯。”静静口是心非的应着,:“找吧。”“静,就咱这条件,村头东姑家的大儿子,你看怎样?”“东姑家的大儿子?就是那个脑子短路,高高大大的大傻。”静静漠然了好久:“好吧,也算般配吧。”转身出了家门,泪已喷涌。生命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静静想。时间还在不紧不慢的过,很多和静静同龄的女孩子都订了婚,她们兴奋的羞涩地说着自己的未婚夫,一脸幸福的憧憬。想到自己将要和那个没有正常思维的男孩共度一生,静静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但一个更大的插曲却改变了静静未来的命运,是有关小猫的噩耗,当表情沉痛的大学代表手捧小猫的骨灰路过静静的家门口时她看到猫妈因为悲伤过度失神的双眼,静静强迫自己不要哭出声,心痛的感觉更有力的再度袭来,静静的天空一片黑暗,那个模糊的念想瞬间清晰起来,原来,冥冥之中的念想是从小到大的有关小猫的种种,如今,念想消失了,静静的天地倾斜了,静静一次次到熟悉的地方寻找小猫的踪迹,一次次的失望难过,熙攘的人群,静静却倍感孤独,妈妈看着失神的静静茶饭不思以为静静是不满意自己的婚姻,但结婚对静静来说早已没有任何的意义,她一遍遍来到小猫的坟头,心里无数次的呼唤小猫的名字,可小猫听不见,全世界都听不见,静静不想因为自己的丑陋玷污了心中圣洁的小猫,“就让我变作苦蔓花,守你今生吧。”在即将做新娘的前夜,静静仔细得穿好新嫁衣,走向小猫的坟头……

f1发动机
洛阳农药增效剂
上海大楼新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